一兜糖 > 文章 > 在东郊椰林的海边,与身体里的那个野孩子贴身肉搏(家庭日记vlog18:看海)

在东郊椰林的海边,与身体里的那个野孩子贴身肉搏(家庭日记vlog18:看海)

推荐人:萌石头生活博物馆 最后更新于 2019-07-16

标签: 其他

家庭日记vlog:看海






现在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,窗外的月光透过和纸渗进屋来,芽芽在自己的小床上睡得沉稳。我躺在地铺上,感到两只手臂愈发沉重麻木,像灌了铅一样几乎抬不起来,又像被捆扎了很久很久快要失去知觉。眼睑、双颊直到颈部,肿胀、溽热、瘙痒。

 

我知道这是两股力量正在我的身体里较量。辗转反侧,睡意全无,索性起身,打开和室的灯,艰难地记录下这可贵的体验吧。

 

 

 

很早就定下了海南的行程,芽芽想念她在海边的好朋友,谷子要去看看静还在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

出发前大约三天吧,想到要离开一周多时间,赶紧再去做一次漆,修补的碗碟瓶盏还要继续打磨,倒膜的碗盖还要补灰,还有两块大漆板等着髹涂……不知不觉就从中午一直做到傍晚。

 

5d213bddec2ed.jpg


出发前一天,左手的手腕、手肘还有拇指的关节,突然一起冒出三粒绿豆大小的红疹子。这种情况以前也试过,毕竟做漆已经有三个多月了,每次都是一两个蚊子包大小的红疹,第二天就消失了。我没有太在意。

 

这么就出发了。

 

 

 

静一家在文昌东郊海边的椰林里,盖有一个房子,家族都住在一起。

 

那片海还是像三年前一样,清冷、干净、静谧,潮起潮落,都是慢慢悠悠的。

 

年前村里挖了一条联通大海的水沟,沟里洄游了很多鱼。傍晚时分,武哥跟几个兄弟在屋前的莲雾树下整理渔网,然后带着我们去沟里抓鱼。孩子们自然是欢呼雀跃,汲着拖鞋,在水沟两岸追逐嬉闹。

 

5d213bdeec3f5.jpg

5d213bdfeb4f5.jpg

5d213be0e0b59.jpg

5d213be1b6f52.jpg

5d213be2c3513.jpg

5d213be3b3a2e.jpg


沿着水沟两边的堤坝,呈之字形布网,从手边拾起一根长长的茅杆,从水沟的一头一路扑打水面走过来。

 

不消半刻,只见水面四处奔突,水花四溅,偶尔还有一两条鱼儿跃出水面。之字形的渔网开始震动,水面漾起层层的涟漪,一圈圈泛开、交错、重叠。

 

武哥和他的兄弟们提起沙白的渔网,只见网上已经挂了好多鱼。渔网有三层,中间那层网眼较小,前后两层网眼较大。只有巴掌左右大小的鱼才会被抓来食用,那些更小一些的鱼儿,哪怕一同挂在网上,也会被重新放归大海。

 

5d213be4abf4b.jpg

5d213be5ce351.jpg

5d213be6cf283.jpg


晚饭就是一顿用铺前的糟粕醋打底的海福寿鱼火锅。铺前是文昌的一个镇,那里出产一种用大蒜、辣椒以及发酵的粮食做成的醋,当地人叫做“糟粕醋”,咸酸辣鲜,搭配海里的物产最是鲜美。

 

乘着月光树影,我们在屋门前吃得畅快淋漓。

 

5d213be7a4bda.jpg

 

 

第二天早晨,洗漱的时候,我发现出发前左手上的三粒红疹子不仅没有消失,还变大变红了,有点痒,一阵挠之后竟然肿起来了,不一会儿红疹中间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小水泡,接着周围陆续起了一些红疹子。不敢再挠。

 

今天我们要去大海边了。早晨的海滩,目及之处,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远处的铜鼓岭岸然静默,层层翻涌的白浪,沙滩水面交接的地带,如镜面一样,倒影着天空,了无痕迹。

 

5d213be8833e7.jpg

5d213be962c18.jpg

5d213bea3b4c9.jpg


芽芽和澄澄,就像两只菜粉蝶,一前一后,一左一右,在海边扑腾翻飞。一个海浪退下去,芽芽就蹬蹬蹬地追进海里,一个海浪涌上来,芽芽吓得惊叫着转身往岸上跑,只留下一串长长的笑声和脚印在沙滩上。

 

5d213beb07aa8.jpg

5d213bebcb7be.jpg

5d213becb9bac.jpg

5d213bed8a431.jpg

5d213beea3074.jpg

5d213befb75d9.jpg

5d213bf0e182e.jpg


我与静,跟在两个孩子后面,沿着海滩并排走着。静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子,到年底,她就要迎来生命中的第二个孩子了。

 

5d213bf2116b1.jpg

5d213bf2bd1dc.jpg

5d213bf386579.jpg

5d213bf46397a.jpg5d213bf52cf51.jpg

 

 

午后的一顿老爸茶过后,我们又来到了海边。傍晚日光已经落到海平面附近,斜斜地漫扫着海水、沙滩和礁石,沙滩变得温热、细腻、酥松,大海似乎想要把人拥入怀中。芽芽和澄澄,在礁石怀抱的浅滩里漂浮,让一阵阵清凉的海浪一次次地把她们推上岸边。

 

5d213bf5f0804.jpg

5d213bf6ba5bf.jpg


回到院子的时候,星星已经全部出来了。海风拂过,是九里香那极具穿透力的香气,弥漫着前屋后院。洗过澡,吃着清补凉,在莲雾树下,我和静,一人一个吊床,晃晃悠悠地开始说着话。

 

“刚开始怀这第二个孩子真是吃了不少苦啊,吃不下,睡不着,一个月下来体重不仅没增,反而轻了八斤。”“这样啊,是年纪大了的缘故吧。不过现在已经好起来了,不是吗?”“嗯,怀澄澄时没有经历过的事情,这次全部都体验了,呵呵。”“这个孩子虽然在肚子里闹腾,说不定出来是个乖小子呢。澄澄在肚子里安静,出来是个机灵鬼。”“都说两个孩子,一个闹一个静,我就怕这第二个出来之后,才发现澄澄才是安静的那个,那就真是悲惨了,哈哈哈!”哈哈哈……

 

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突然一股尖锐的瘙痒从指缝间涌上来,接着是第二股第三股,然后像潜埋的伏线被引燃了一样,整个左手从手指到手臂,奇痒难耐,像被万千蚂蚁啃噬。我下意识地拼命甩动双手,可是越是甩动,就越痒,还有点胀痛发热。

 

我赶紧进屋拉灯一看,这可不得了,起先的红疹子已经蔓延开来,连成一片一片的了,皮肤开始红肿。更可怕的是,从小指到食指,在红肿的疹子上,每个指缝都布满了细细密密的小水疱。左手的手臂上,原来的一小片小红疹变成了比巴掌还大,上面也布满了细细密密的小水疱。

 

我这时才意识到,漆性皮炎真的发作了。

 

 

 

第三天没敢外出,待在家里休整。

 

想起了肖山说的,到海南可找寻一下那种比大王椰子树的花苞更小巧更厚实的苞叶,用来髹漆可做成一些实用性更强的盛碟。

 

抬头一看,可不就是这东郊的椰树吗!海南椰子半文昌,文昌椰子半东郊。武哥听说了谷子的意图后,回到家里,二话不说,找来一把厚重的老铁刀,别在腰间,蹭蹭蹭地就上树了。

 

5d213bf78692f.jpg


“还没开苞的叫做椰子剑,刚开苞的叫做椰子笋,全开的叫做椰子船。”武哥的母亲告诉谷子。一样砍了一棵下来,这可真重啊!可不是吗,里头全是还没开花的椰子花穗。“这里可就是椰子树的全部孩子啊!要是开花结果,少说也得有几十个椰子吧。”“那这样做也太可惜了吧?”“没事,自家的,连花穗一起,这样寄回广州苞叶才不会变形。”武哥呵呵笑着说。

 

5d213bf8ccc30.jpg

5d213bf9909d9.jpg

5d213bfa6a2df.jpg

5d213bfb5bc73.jpg

5d213bfc464c5.jpg

5d213bfd089e5.jpg

5d213bfdcac00.jpg


开花的椰子花穗有一种奇特的清新的甜香,这立刻招来了拇指大小的林蚁,顺着花穗爬到我的手臂上。这才注意到双臂上红疹上密布的小水疱已经吹弹即破了,啪啪啪地一捋,水疱破裂。可过不了一会儿,又变得胀鼓鼓的了。

 

最难受的还不是手臂,而是那指缝间的红疹和水疱,一捋过去,水疱破了,可随即周边的皮肤浮肿起来,里面像灌了一层乳胶,变成一片片乳白色的肿块,把骨头跟皮肤分隔开来。我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十指连心,这手指缝传来的痒啊,真是一种从未体验过也无法用言语形容的,钻心透骨的痒。

 

不敢再挠了,把芽芽预防痱子的炉甘石涂上,冰冰凉凉的,暂时缓解一下。

 

 

 

后面的几天,每天从起床开始直到晚上睡觉,做任何事情的间隙,我就在红疹水疱上涂炉甘石,涂了干,干了又涂。痒起来就对着吹气,用指腹轻轻地揉抚。连芽芽都会说,“妈妈一整天都在玩手指”。

 

这手指玩着玩着,倒是渐渐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了:手上的皮肤变得非常敏感又非常迟钝。我被这种矛盾又奇幻的知觉体验给迷住了,怎么会这样呢?

 

手指还是越来越肿,粗了一圈,就像一根根红香肠,指关节已经很难弯曲了。芽芽只能自己扎头发。

 

到了第五天,从腮帮子开始,向下蔓延至脖子,向上延伸至脸颊,也开始出现红疹子,先是一粒粒,然后连成一片片。脸颈部位的红疹情况有点不同,最初只是皮肤稍微有点泛红,接着是剧烈的痒,马上就伴随着发烧肿胀起来。

 

到了第六天,连眼皮眼睑也开始红肿了。

 

 

 

就这样,我顶着一个猪头一样的红肿的脸,提着两把香肠样儿的手指,回到了广州。

 

虽然心里清楚漆性皮炎迟早会来,也知道它迟早会自愈,还是没有忍住去医院挂了急诊。“是做漆时不小心接触了皮肤,引起的过敏。”“做漆?你涂油漆啊?家里装修?”“不不不,是用漆树的树液做的生漆,来做涂抹器物。”医生还是一脸疑惑,在诊断书上敲着字“油漆过敏,接触性皮炎”,我补充一句“不是油漆,是生漆过敏”。

 

在手肘关节处打了一支穴位针,开了三种白色的药片,两种软膏。

 

回家,吃药,把药膏全部涂抹上。

 

午睡起来,症状竟然已经消退一半有余了,果然有效果啊!

 

晚饭后,再吃药,又把药膏全部涂抹上。

 

不料临睡前,双臂开始变得又重又麻,就是文章刚开篇所说的情景了,正是我现在的状态。

 

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,这两股不属于我自己身体的力量,在我的身体里剧烈地纠缠、较量、打斗。一个来自远在千里之外的漆树的基因,一个来自我们人类的造物各种类固醇抗生素。一个引发炎症令身体产生极度的不适,另一个如洪水吞噬一切毫不留情地扑灭这身体里异类的火苗。

 

这么想着,我竟然有点忧伤起来。就是我自己造成了这一切啊。因为想要做漆,就该对这一切有所预料有所担当。从我开始做漆的第一天起,漆液的成分早已通过皮肤进入我的身体,只不过它一直潜藏在身体里的某个角落。直到在海南遇到又湿又热的气候时,漆的毒素就像被激活一般,引起强烈的反应。

 

漆这样一种天然的素材,是要夺去树木的生命才采集到的漆树的“血液”,这也是自然的生命啊。漆树从千里之外的山林来找我了,唤醒了那个早已寄生在我身体里的野孩子,它莽撞地狼奔虎突,现在却被围追堵截。

 

人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,与自然的万物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,一切都在生生不息地循环着。就如同我们在海沟里捕抓的洄游的鱼,就如同武哥从椰子树上砍下的椰子花苞,就如同静肚子里正在孕育的孩子。生命诞生,理所当然也会消失。我们当然也会消失,变成泥,回到土地里,又长出新的植物,生出新的动物。

 

 

后记

 

胡思乱想着,一夜没睡,清晨起来,手臂已经不麻了,炎症已经消退大半。估计再过两天,就可以全部痊愈了吧。

 

想到身体里的那个漆树的野孩子已经奄奄一息,我不禁感到心疼起来,想念起一周以来与它贴身搏斗的情景。我也很感到很幸运,能够如此真切、如此细致地体验到一种异类的自然生命如何在自己体内发生作用。

 

无论如何,我知道它会一直在我的身体里,静待时机,蠢蠢欲动,因为漆树的基因已经进入甚至活在我的身体里了吧。


5d213bfe8a33a.jpg


~在忙碌的都市,也能过上理想的生活~

#萌石头理想生活志#


如果你对谷子这三个月做漆的经历感到好奇,可以点击原文链接

《一点一点修复的,不止破碎的碗碟,还有我们的心》

萌石头生活博物馆

微信号: 萌石头生活博物馆(ID:MoeStone)

介: 这里陈列着谷子、雨先生和芽芽的家庭生活日记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有用,就打赏支持下吧
快来做TA的 “赏糖” 第一人吧!

评论

发表评论,请先 登录

用户评论(29

回复

小背影。 2019-07-16

回复 萌石头生活博物馆:

有时不得不脱下手套,直接用手去涂

下次让老公上!

回复

sammifok 2019-07-16

回复 萌石头生活博物馆:

但又反复了一次,漆树可能又生气了,让我记牢它。

以后这个活还是不要干了,有一定的危险性

回复

杨fen燕 2019-07-15

回复 萌石头生活博物馆:

谢谢你。快好了。

那就好,以后知道了对树漆过敏还是要少接触它的

回复

萌石头生活博物馆 2019-07-15 楼主

回复 杨fen燕:

现在好多了吗?谷子老师

谢谢你。快好了。

回复

杨fen燕 2019-07-15

现在好多了吗?谷子老师

回复

琉璃盏破碎 2019-07-14

经过作者这样一形容,感觉导致过敏的漆树因子像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回复

糯米团子_瘦到九十斤 2019-07-14

在海边和朋友一起聊聊天,看着孩子玩的开心的身影,这样的场景一定特别温馨

回复

萌石头生活博物馆 2019-07-14 楼主

回复 sammifok:

发现起泡了早点吃药会比较好,我们借鉴一下经验!

但又反复了一次,漆树可能又生气了,让我记牢它。

回复

sammifok 2019-07-13

发现起泡了早点吃药会比较好,我们借鉴一下经验!

回复

舒春體 2019-07-12

漆树也记仇

回复

黃、曉燕 2019-07-12

看到标题的我,思路被打乱了 ̄□ ̄||

回复

天使之约9 2019-07-12

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谷子老师无论经历什么都很平静很从容

1 2 3 下一页

本文作者
萌石头生活博物馆
这里陈列着谷子、雨先生和芽芽的家庭生活日记。
来自微信号:萌石头生活博物馆

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

一兜糖微信公众号

家居装修生活平台

一兜糖手机客户端下载

扫描二维码下载

根据机型下载

Android版 iPhone版
加载中..
  加载中..  
返回顶部
一兜糖微信二维码

关注一兜糖微信

在线客服

客服QQ号:2138736030

您现在是游客身份哦,马上完善账号信息,收藏您的家居灵感!完成还可以获得糖豆奖励 ~

点击下载APP,收藏发图更方便
一兜糖手机APP
一兜糖APP下载

扫描二维码下载,把家装进手机里